女童舞蹈班致截癱 責任認定后母親智者成衣退善款--社會頻道

百帕斯卡疼痛的女人,艾虎子,阿寶的故事下載,變身神龍在異界txt,唱吧安琪babynever,濱州學院雅信達,標記陣亡者,芭比的瘋狂派對,超魔法大戰 亂碼,便攜黑洞有成就嗎,婢女戲情,草木不留人,蚌背魚群,博狗網haobc,艾尼希亞戰記,阿拉善信息港,暗焰余燼在哪,昌邑利吧好,阿丑風流記,叉子記牌器,暗焰余燼在哪,本番小姐,曾海潮是誰,傲天修神錄,超魔法大戰 亂碼,超凡入圣之路,彪悍少年2,超絕化妝水,阿爾藍特官網,暢田電影
5歲女童舞蹈班出意外致截癱 一天內籌到善款60萬元 司法鑒定確認責任后——

母親返還60萬元善款感動網友

醫生在幫小宋馨進行康復治療

出事前的宋馨是個活潑愛笑的姑娘

宋馨借助器械進行站立行走訓練

一年前曾通過眾籌平臺給黑龍江大慶市五歲女孩宋馨(化名)獻愛心的網友們,自9月3日開始陸續收到了一筆與當時捐款等額的退款。

孩子的母親趙瑛杰表示,女兒因在舞蹈班上課發生意外的事情已過去一年,如今宋馨病情相對穩定,正在進一步接受康復性治療。更重要的是,她終于等來了孩子受傷與舞蹈課操作不當存在直接因果關系的司法鑒定結果,并準備開始下一步的維權。所以,她決定兌現當初承諾,全額返還近60萬元的善款。

出乎意料的退款,不僅讓當初的捐獻者感慨趙瑛杰處世之道讓人敬佩,也讓無數網友為其點贊。

事件

舞蹈班上出意外

致5歲女童截癱

去年9月3日,是趙瑛杰難以忘懷的一天。曾經讓自己引以為傲的5歲女兒宋馨出現了意外。

身為高校輔導員的她忙于在學校接待新生,那天沒能陪伴女兒去舞蹈班,轉而由孩子父親代勞。孩子在舞蹈房上課,家長們都在屋外等待,并不能看到屋里的情況。

課后,宋馨被舞蹈老師交到父親手里,并囑咐只是摔了一跤,“沒啥大事兒”。回家的路上,孩子的腿軟得像兩根面條,并且不停地在哭,“爸爸,我疼。”直到回到了家,孩子走不動了。

趙瑛杰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回憶,后來,趙瑛杰調取舞蹈班監控發現,舞蹈老師要求宋馨完成下腰、后橋等高難度動作。在下腰沒站穩摔倒后,老師不僅沒有及時讓孩子平躺并告知屋外的家長,還攙起宋馨繼續做了六次深蹲,以期緩解疼痛。隨后,又根據課程安排,要求宋馨做了五次向前下腰和兩次倒立。

趙瑛杰說,整個過程,孩子一直在哭,走路的時候已經無法走直線,小手還在不停地敲打背部。后來,宋馨胸椎以下創傷性截癱、大小便失禁,還伴有腹部陣痛。

出事前,宋馨是個活潑愛笑的姑娘,還是幼兒園里能跳花木蘭的“文藝骨干”,趙瑛杰為了培養孩子興趣,更是多一個和小伙伴們共同玩耍的機會,給她報了一個舞蹈班,但趙瑛杰沒想到,這將是她一場噩夢的開始。

曾輾轉多地就醫

完全康復難度大

事發時正值周日,宋馨的就醫并不順利。家人送她抵達離家最近的醫院后,卻被告知沒有見過這種病例。后來,經過拍片和CT,仍無法明確病因,宋馨還差點被誤診為單純的骨折。

直到4日15時,宋馨在另一家醫院被確診為胸椎無骨折脫位性脊髓損傷。這時,孩子身上插著尿管,躺在病床上,縮成小小的一團,嘴里不停地喊著“媽媽,媽媽”。趙瑛杰很是心疼,“醫生告訴我,她有可能下半身終身癱瘓。”

當天晚上,趙瑛杰夫婦用擔架抬著宋馨連夜智者成衣趕往北京。趙瑛杰并不知道接下來該去哪里醫治,但她有一種信念,到了北京,一定就能有更好的治療手段,孩子就有希望。

然而事非人愿。在北京兒童醫院,神經外科的醫生告訴趙瑛杰,完全康復難度很大,建議回家進行康復治療,最后的結果也只能看運氣。

即便轉到了神經內科,得到的答復也是:“有終身癱瘓的可能,不確定這一輩子還能不能重新站起來,只能試試看,但醫療費用無法估計。”

已經48小時沒有得到有效救治,趙瑛杰不愿意放棄最后的機會。

接下來的問題在于,醫院沒有床位,如果排隊還需要等一兩周。趙瑛杰撲通一聲跪下:如果沒有病房我們就睡走廊,在任何地方都行,只要能讓孩子用上藥,在哪兒都行。我不能干等著了。最終,在醫院的協調下,宋馨住進了神經內科的重癥監護室。

籌款

隔著玻璃看一眼

成每天最大期待

兒童醫院的重癥監護室與外界隔離,一周總共只有一兩個小時的探視時間。為了能時刻陪伴著女兒,趙瑛杰每天都坐在門外的樓梯口守著,她覺得這樣就能離女兒近一些,女兒可以感受到母親就在身邊,不會孤獨。

“有時候,重癥監護室外的大門會敞開,我就趁保安不注意溜進去,趴在監護室外的玻璃上往里看孩子。”趙瑛杰說,宋馨躺在病房里的一個小角落里,顯得特別無助。

監護室的窗戶上貼了一只小蝴蝶,趙瑛杰每次都會站在這里往里探視。后來,宋馨告訴媽媽,每天病房開燈的時候就知道是白天了,她就一直盯著那只蝴蝶,希望能在后面看到媽媽的臉。

探視的時候,孩子總說:媽媽,我想換病房,不想在這里,太孤單了。趙瑛杰安慰道:“寶寶你要加油,快快好起來,有很多愛你的叔叔阿姨都在等待你健康出院。”

一個月后,趙瑛杰回到大慶開始上班。“太煎熬了,我每天都努力完成工作,讓大家看到我很堅強。但當周圍沒人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就會不自覺地掉眼淚。”她說,一有空,她就會跟女兒視頻,每當聽到孩子說“媽媽我想你”時,感到整個心都碎了。每當有假期,她都會第一時間趕到女兒的身邊。

不愿求人的母親

被迫發籌款信息

讓趙瑛杰揪心的除了女兒的病情,還有幾乎是個無底洞的醫療費用。

“如果只是一次手術,我還能預估大概的金額,可以找親戚朋友借。可醫生說孩子治療和恢復的情況無法預估,這讓我實在沒法跟人開口借錢。” 趙瑛杰說。

剛到北京當天,趙瑛杰兜里只有幾千塊錢,連住院的2萬塊押金也是后來跟北京朋友借的。面對接下來遙遙無期的治療,趙瑛杰決定賣房。入院后第二天一早,趙瑛杰在朋友圈發布賣房信息,但是房屋出售并不太順利。“我前兩天又在網上更新了一遍賣房信息,目前還沒賣出去。” 趙瑛杰告訴北青報記者。

本文地址:http://www.tom456.com/jrsz/128326.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